• 《礼记》中的礼乐制度与“生活政治” 2019-03-22
  • 全国最美家庭、第十一届全国五好家庭和省五好家庭推荐公示 2019-03-21
  • 狗屁不通!知道你的貴村長姓啥嗎? 2019-03-19
  • “天价打赏”纠纷不断,规范别缺位 2019-03-19
  • 总重430kg!日本最重组合:5名胖女孩出道了! 2019-03-10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3-10
  • 青海湖万余夏候鸟进入筑巢繁殖期 部分栖息地发生变化 2019-03-07
  • 男子收39亿电费账单被吓坏 网友:电表开挂了 2019-03-05
  • 字源解说:福彩之“彩” 2019-03-05
  • 这个帖子,本人已经驳斥多次了。共产主义不是不能实行按劳分配,而是不需要实行按劳分配。共产主义时代,产品极大丰富,所以实行按劳分配是多余的,好比脱裤子放屁!... 2019-03-01
  • 人的本质是利或为利。 2019-03-01
  • 北大附小四年级举行第一学期阅读工程启动仪式 2019-02-27
  •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br建设独特韵味别样精彩世界名城 2019-02-27
  • 工业生产数据揭示三行业投资价值 30只个股获逾10亿元资金布局 2019-02-26
  • 西安市民大多未留心超市购物小票 小心纸片“出卖”你 2019-02-22
  • 天天十三水辅助:出版单位“走出去”排行榜,11家出版集团版贸秘笈大公开

    时间:2018-09-05 作者:商务君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乐里斗十三水称号 www.tdiz.net   从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采集到的2017年全国地区出版单位版权输出数据发现,北京地区是全国图书版权输出重点地区,占全国图书版权输出总量的60%;全国地区版权输出能力较强的出版单位比较集中在北京地区;输出语种中,“一带一路”国家所涉小语种有明显增长;在版权贸易中,少儿类图书是最为活跃的;包括网络文学在内的电子出版物占比可观。

      中国出版集团、中国国际出版集团、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这3家在京出版集团的年版权输出量分别位列全国前三,输出数量合计占全国图书版权输出总量的20%。山东出版集团、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浙江出版联合集团2017年版权输出量均超过全国总量的3%。

      有较强图书版权输出能力的单体社/机构集中在北京及沿海地带。年版权输出量排名前10的单体社/机构里,在京单位有8家,版权输出之和占全国总量的26.6%。其中,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和中信出版社的输出数量占全国总量的百分比皆超过3%,中国少年儿童总社和机械工业出版社的输出数量占全国地区总量的百分比均超2%,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和人民邮电出版社也均已超过1.6%。另外,阅文集团2017年的输出量为全国地区总量的2.2%,晋江文学占到1.4%。年版权输出量排名全国前10的两家非京单体社/机构为大龙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图书版权输出语种方面,年版权输出量占全国输出总量百分比超2%的语种共有10个,其中阿拉伯文、越南文、泰文、俄文、尼泊尔文5个语种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常用语种,合计输出比例达到22.4%。占比在1%至2%之间的输出语种共有7个,除德语和西班牙语外,印尼文、印地文、吉尔吉斯文、马来文和僧伽罗文皆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常用语种,合计占比7.1%。

      版权输出国家和地区方面,2017年我国大陆地区对台湾地区和美国的输出量皆超过1000项,占全国图书版权输出总量的近25.5%。越南、印度、黎巴嫩、泰国、马来西亚、尼泊尔、印度尼西亚、吉尔吉斯斯坦、斯里兰卡等为我国图书版权输出重点国家。而丹麦、菲律宾、芬兰、哥伦比亚、拉脱维亚、马耳他、毛里求斯、孟加拉、瑞士、斯洛文尼亚这10个国家相对输出量较少,输出量占全国图书版权输出总量的百分比皆为0.01%。

      2017年,我国向其他国家和地区输出少儿类图书版权较多,已超过全国输出总量的1/5,其次文学类和传统文化类产品的输出量占全国输出总量百分比也均已超过10%,这三种输出类型所占全国输出总量已超过50% 。相对来说,政治类、历史类、医学类以及哲学类产品输出量较少,所占全国输出总量百分比均不超过5%。

    (上文作者/王珺、马思彤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原刊于《国际出版周报》8月20日第105期)

      商务君特此采访了11家出版集团,请他们分享“走出去”工作中的收获和经验。(以下内容按照出版集团拼音首字母排序。)

    安徽出版集团

    新时代下的国际出版新合作

      安徽出版集团连续8年被评为“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多次获得“中国版权最具影响力企业”和“全国文化企业30强”等荣誉。安徽出版集团的国际出版合作主要有六大板块:

      第一,版权引进与输出综合实力领先。近年来,安徽出版集团引进的《小猪佩奇》《我的世界》等优质版权图书已成为畅销精品。安徽出版集团版权输出年均超400种,输出数量连续9年位居前列。

      第二,国际合作出版资源不断丰富。安徽出版集团与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知名文化出版企业建立了战略伙伴合作关系,与“一带一路”沿线35个国家开展业务往来。

      第三,文化服务贸易范围持续拓展。安徽出版集团所属华文国际经贸股份公司2017年实现贸易总额14.73亿美元,利润同比增长85%。

      第四,境外创办实体推进扎实有力。截至2017年底,安徽出版集团在海外创办了包括黎巴嫩时代数字未来出版公司在内的4个海外实体公司,业务覆盖图书版权合作、智能化工程等多领域。

      第五,文化产品与装备进出口成绩喜人。安徽出版集团文化产品和贸易进出口业务覆盖全球近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第六,海外文化工程陆续取得实效。旗下安泰科技公司在埃塞俄比亚的分公司参与了孔博查大学城建设,中标埃塞俄比亚教育部EPC项目以及默克雷大学智慧校园信息化建设等多个项目,在保加利亚承接了索菲亚智慧新城多项智能化工程项目。

      回顾过去几年的国际出版合作,安徽出版集团总结了几点经验:首先,做好国际出版新合作,既要致力于传播中华优秀文化,讲好中国故事,推介精彩中国,又要完整诠释“一带一路”重大倡议真谛,让合作成果惠及世界。

      其次,要充分利用互联网手段,大力推动融合发展向纵深发展。始终重视在国际出版合作中推动文化和科技融合、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让优质内容插上先进技术的翅膀。安徽出版集团的“时代E博”全媒体数字出版运营平台、多媒体汉语学习电子教材项目将会给国际出版合作带来更多新动能。

      再次,要创新内容表达手段,增强文化产品感染力。要创造新经典,展示新形象,向世界展示丰富、生动、立体的中国;要把宏大叙事和鲜活表达有机结合起来,增强文化产品和活动的感染力;要充分利用“一带一路”沿线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策划新选题,开拓新空间,为“一带一路”建设打下坚实人文基础。

      最后,要加强人才培养,为国际出版新合作提供强大智力支持。多年来,安徽集团通过评选表彰优秀编辑、建立首席编辑、名编辑工作室,设立人才发展专项资金等手段积累了丰富人才资源,为国际出版合作提供强大的智力支持和人才保证。(本小节为公开演讲整理。)

    凤凰出版传媒集团

    多样推广提升“走出去”的质量与实效

      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把国际化战略作为集团六大战略之一,围绕内容、渠道、平台、团队和翻译五个方面着力谋划,构建以出版为主体的“五位一体”的“走出去”之路。

      “十三五“以来,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将版权输出至30多个国家,2017年输出非华语版权290种,在北美洲、南美洲、澳洲、欧洲、非洲等地区共有对外投资项目15个。凤凰出版物国际影响力显著提升,《符号中国》输出英、法、韩、阿语版等多国版权;曹文轩作品《青铜葵花》实现14国版权输出,获多项国际重要荣誉;《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版权输出至8个国家和地区;“凤凰书架”已经落地匈牙利、智利、荷兰、马来西亚、美国,年内还将在印度、新西兰挂牌;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承办的“江苏书屋”落户俄罗斯、巴西、美国。

      2018上半年,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把对周边国家地区、“一带一路”国家的拓展作为对外合作交流重点区域。4月,凤凰出版传媒集团与柬埔寨高棉出版社签署了“中柬互译项目”第一期协议;4月下旬,与城市书苑(KOTA BUKU)在吉隆坡合作举办为期一天的“凤凰版图书版权交易会”,是凤凰出版传媒集团首次在东南亚国家举办为凤凰量身定制的专题版贸洽谈会;5月28日,与南京申都促进中心、中国文化译研网一起共同启动“凤凰国际出版翻译专家库”项目;6月21日,旗下江苏人民出版社与越南国家政治出版社举办双方“十年合作成果交流展”暨“中越出版高峰论坛”;旗下凤凰新华印务有限公司2013年起成功开拓哈萨克斯坦业务,合作规模逐年扩大,已累计承接哈萨克斯坦国家教材、图书200多个品种、约260万册、销售金额1300余万元。

      凤凰出版传媒集团也在尝试通过形式多样的传播推广活动,促进“走出去”产品在海外的有效阅读与传播,切实提升“走出去”的质量和实效。一是自创品牌活动。如“凤凰文化庙会”等,通过展出、演示、阅读、对谈等方式,推介“走出去”产品。二是推动出版产品通过主流平台落地。三是做好品牌立体传播。以精品拳头产品为抓手,推进复合出版工程,建立品牌立体传播矩阵。

      今年下半年,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还将“一带一路”国家的拓展列入“走出去”发展战略规划进行重点部署,采取了多项举措加以推进,继续推进对印度、土耳其等国家的文化交流。

    辽宁出版集团

    完善“走出去”业务架构,探索多元发展

      2018年,辽宁出版集团立足改革发展重大主题,优化整合“走出去”选题内容和市场渠道资源,推进版权、实物输出,扩大“走出去”与“引进来”合作,持续推动国际化新发展,取得新成效。预计本届BIBF期间,将达成签约及意向输出、签约及意向引进各70项左右。

      尤其是旗下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简称“辽宁科技社”),经历了十几年的不断探索和发展,早在2005年便成立了国际图书出版中心,将版权贸易从单纯的引进向规模性输出转变。

      1月,辽宁科技社与西班牙EditorialPaidotribo, S.L.出版公司达成版权输出协议,《对症特效手足按摩》《杂志设计》实现西班牙语版权“走出去”?!吨泄绺瘛?、《小空间设计系列》、《时尚视觉盛宴——婚纱设计》、《童样空间》等设计艺术类图书,以及展现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的儿童绘本《兵马俑的秘密》、《我走进了名画里》也将在今年下半年和2019年在欧美及亚洲线上线下图书市场完成英文版的上市销售。

      通过集中优势的专业化运作,辽宁科技社开拓了国际视野,集聚全球资源,围绕版权、实物、品牌、资本等多方面“走出去”加大创新,以建筑、设计、中医药、生活类图书为外向型产品的主体优势,走出了一条特色化发展之路。第一,抓住机会,在国际市场亮相发声;第二,扬长避短,实施突破创新;第三,开发海外资源,拓展多元合作。

      未来,辽宁出版集团继续推进“走出去”宣传营销精准化战略的实施。完善“走出去”业务架构,做实进出口公司,围绕文化贸易、版权贸易进行多元化发展业务布局,推动英国、美国、中国香港等三家海外出版公司的“落地经营”;集合各出版社精品资源,开拓广阔的市场渠道,与法国、俄罗斯、埃塞俄比亚、澳大利亚、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出版机构加强业务对接,积极推荐精品图书。

    南方传媒

    立足地理优势开启“走出去”新局面

      南方传媒把国际化作为重要发展方向,坚持以合作搭平台,以内容拓通路,致力于弘扬中华优秀文化、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塑造中国形象,成效显著。2017年,南方传媒所属各社全年签约版权235种,再创历史新高。2018上半年,南方传媒的版权输出签约项目突破百种,较好地完成了既定目标?!睹览鲋泄么允椤贰吨泄问鞘裁础贰睹咳找簧拧贰洞┰桨倌曛泄翁资椤返染哂?ldquo;走出去”潜力的优质图书受到了国外出版商的关注?;ǔ浅霭嫔纭都好暧暄返挛陌婺壳霸诜胫?,俄文版成功入选“中俄经典与现代作品互译出版项目”。

      在“走出去”进程中,南方传媒积极创新:第一,创新国际展会形式。2018年上半年,南方传媒由主管版权贸易的领导和下属各出版社版贸人员组成专业队伍,有选择性、针对性地参加了博洛尼亚童书展、伦敦书展、布拉格书展,并举行多场文化交流活动,成功借助书展平台促成更多版权贸易和国际合作成果。

      第二,积极开拓“走出去”新路径,拓展出版国际化视野。2018年4月,南方传媒组代表团访问法国戴高乐基金会,双方约定,将在图书沙龙及文化展会、图书版权合作、期刊杂志内容合作、建立中国主题编辑部等方面展开深度合作。

      第三,借力大湾区建设,加强文化教育深度合作。广东毗邻港澳,在国家“一带一路”规划全面实施、“粤港澳大湾区”协调发展机制确立之际,南方传媒不断深化加强与粤港澳地区的文化教育交流合作。2018年4月,国家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一行访问澳门,向澳门77所中小学赠送《我的家在中国丛书》繁体中文版。该书由广东教育出版社在澳门的分社——启元出版社出版发行。通过这套书的出版发行,充分发挥澳门在“粤港澳大湾区”和“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区位优势,运用粤澳两地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优势,积极探索中华文化“走出去”和世界文化“引进来”的新路径。

    青岛出版集团

    推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走出去”

      青岛出版集团坚持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核心,推进“走出去”合作。在“走出去”项目中,渡边淳一文学馆以文学为核心,承办音乐会、文化沙龙等活动,已发展成为北海道地区知名的文化地标,在推动中日文化交流与合作上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此外,青岛出版集团在2017年法兰克福书展上,与德国库维利耶出版社签约,联合出版“卫礼贤译中华经典”丛书,创新了“文化走出去”的方式和途径。在本届BIBF上,青岛出版集团还达成了“艺术家眼中的中国”挪威语版和《中国——新长征》蒙文版的签约。

      2018年,青岛出版集团将继续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核心价值观,创新合作模式,推进中外合作的资本化、本土化和国际化。青岛出版集团预计将大型画册《中国新长征》,在中英阿文版本基础上,继续推出韩文、德文版等;加快推进“多语种《论语》译介工程”,加强与国外出版企业合作出版推出“新丝路”大型画册、电视片,重点做好论语译介工程。推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产品群,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校园进家庭;继续扩大“少年读”产品群,让传统文化走进少年儿童的心。

    山东出版集团

    以版贸会创新“走出去”模式

      5年来,“一带一路”倡议为世界分享中国发展带来了机遇,包括出版业在内的各相关领域都收获了阶段性硕果。

      山东出版集团开创性地在2017年举办了“引进来”的中国•山东“一带一路”版贸会后,2018年继续创新和开拓,从国内转向国外,开始真正地“走出去”,进而“走进去”,相继举办了中阿“一带一路”版贸会和“一带一路”版贸会走进中东欧活动。

      4月22日-28日,中阿“一带一路”图书版权贸易洽谈会在阿联酋阿布扎比举办。山东出版集团旗下10家出版社与国外出版机构共签订101种图书的版权协议,其中输出86种,引进15种。5月31日-6月7日,“‘一带一路’图书版权贸易洽谈会走进中东欧”系列活动在匈牙利、罗马尼亚、波兰举行。山东出版集团旗下10家出版社与当地出版机构签订了51种图书版权贸易协议,其中版权输出协议21种,版权引进协议30种;达成版权输出意向6种。版贸会期间,山东出版集团品牌图书推介、“尼山书屋”揭牌仪式及合作备忘录签约、“山东画报出版社布达佩斯出版联络处”揭牌、罗马尼亚中国主题图书编辑部揭牌。

      在“走出去”过程中,山东出版集团面对版权资源的适用性问题,鼓励各出版单位依据自身优势和出版特色,细化、提炼、整合版权资源,致力于实现具有专业性、针对性、时效性和持续性的版权特色板块构建体系。

      在机制方面,调整集团及各出版单位的版贸运行机制,以适应国际化传播和国际化合作的需要,逐步构建特有的国际版贸机制。

      在人才方面,充分进行内部挖潜、培养人才的同时,最大程度地聚集国内外优质的专家、汉学家、学者、翻译、出版人及其他相关机构人员等资源,为“走出去”工作贡献智慧和力量。

      在模式方面,充分发挥“一带一路”版贸会模式的优势,集合尼山书屋、中国主题图书编辑部、海外出版机构等平台资源,在模式的进一步创新、延伸和拓展方面进行探索。

      山东出版集团下一步将继续打造“一带一路”版贸会平台,提升版贸会品牌影响力和国际传播力,针对“一带一路”版贸会周期性举办的特点,有计划、有分别地利用国际书展、领导人出访、重要外交活动的时机,提早谋划,逐步使“‘一带一路’版贸会走进XXX”成为“走出去”“走进去”的工作品牌,成为落实国家新闻出版管理部门“一国一策”的具体举措,进而形成“一带一路”版贸会“一展一策”“一会一策”的独特优势。

     新华文轩

    “走出去”要建立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近年来,新华文轩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新华文轩”)以“一带一路”为建设支点,以图书版权输出为基础,以海外文化项目建设为突破口,在推动国际出版业务发展方面取得了较好的工作成效。

      据了解,2017年全年,新华文轩旗下出版单位共签订版权输出合同176项,其中输出到非华语国家168项。版权输出品种在2016年大幅增长的基础上,再增30%;截至2018年上半年,新华文轩旗下出版单位共输出版权105项,比去年同期增长27%,主要覆盖“一带一路”沿线和地区,同时新增了西班牙语国家。

      新华文轩在探索国际出版合作新模式的道路上,大胆尝试,总结经验,对旗下出版单位进行多次诊断性走访,根据各出版单位的比较优势,制定“一社一策”的发展思路,将目标定位于“输出的持续增长”和“建立可持续商业模式”。

      第一,聚焦重点,打造产品线,稳定现有输出。针对旗下“走出去”业务相对成熟的出版单位,新华文轩鼓励其将一些重点品种开发成产品线,将输出渠道和数量实现常态化,维系与固有客户的关系,以少量投入实现稳定收益。如四川人民出版社(简称“四川人民社”)与印度、俄罗斯多家出版社就主题图书形成常态合作;四川文艺出版社聚焦著名作家,精选重点作品形成集合,并联合阿根廷出版社、四川大学拉美研究所、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西班牙塞万提斯学院展开“四川文学互动拉美”出版计划。

      第二,合作出版,互利共赢。新华文轩在合作出版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例如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简称“川少社”)与法国一家出版社于今年初开展合作,将《我爱熊猫》《我们的竹林》等5个市场化品种通过线上线下两种渠道推向欧洲,并在3月巴黎书展上联合展出。四川美术出版社与日本出版同仁合作完成《可爱的大熊猫》,该书及去年的《熊猫宝贝》均为庆祝日本东京动物园熊猫幼崽的诞生而推出。

      第三,版权置换,以内养外。新华文轩与外方出版机构建立了“版权置换”机制,一方面通过互换实现本版图书的版权输出,另一方面通过优质版权的引进,反哺“走出去”业务。

      第四,借船出海,降低风险。近几年来,不少出版单位开始以编辑部或分社的形式在海外设立分支机构,这些分支机构在“走出去”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新华文轩也在尝试海外分支机构建设,如川少社在法国的“熊猫编辑部”等。

      此外,新华文轩还与国际在线版权交易平台IPRLicense达成合作,实现了旗下出版单位与拥有超过500家外方出版社及430万图书品种的线上市场的对接,达成一站式版权交易,让版权贸易不再受时间、空间、语言、产品数量的限制。

    浙版集团

    通过四个发力点进一步加强国际出版交流与合作

      近年来,浙江出版联合集团(简称“浙版集团”)作为世界出版50强、全国文化企业30强,在推进出版国际化工作中积累了经验也取得了一系列成绩。

      第一,一带一路出版合作全面铺开。浙版集团与一带一路沿线20多个国家都有合作项目,“丝路书香工程”规模走在全国出版企业前列,并与马来西亚、泰国、俄罗斯、蒙古等国家形成一带一路合作结点。经过多年深耕,浙版集团与马来西亚的合作不断深入,中学科学综合教材全面进入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四大名著、麦家作品等50多个项目输出马来西亚语版本。

      第二,海外本土化战略不断推进。目前,浙版集团在日本、法国、俄罗斯、英国、美国多个国家形成合作,建立了海外分社和主题书店。在法国成立东方书局,在日本建立东京分社,在澳大利亚收购新前沿出版社,建立新前沿出版社伦敦分社,建立东京书局伦敦分社,在俄罗斯、澳大利亚、美国等地建立10家博库书城连锁店等,对加强中国文化海外影响力做出了突出贡献。

      第三,对外合作出版走在国内前列。自2009年率先进入非洲图书市场以后,浙版集团对非合作已经拓展到4个语种,12个国家,17个品种,内容涉及农业、保健、汉语学习、少儿图书等多个门类,获得了由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国务院新闻办共同设立的“特殊贡献奖”。

      第四,版权输出和合作出版取得了辉煌的成绩。近年来,浙版集团版权输出和合作出版的品质明显提高,并逐步接轨欧美主流出版市场,与施普林格、德古意特、麦格劳·希尔等国际知名出版企业合作出版《狼王梦》《这就是马云》等畅销类图书,麦家作品输出海外版权42个语种,莫言的书在海外出版200个版本,在欧美主流图书市场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中国出版业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进一步加强国际出版交流与合作。下一步,浙版集团将积极借鉴国内先进同行的经验,从四个方面进行发力。

      其一,更加主动地与国际一流出版企业进行合作。通过参加国际书展等各种渠道了解国外出版资源,和国际一流知名出版机构建立紧密合作关系,顺应国际出版业的发展趋势,学习借鉴国际先进出版社发展理念、模式和经验,加快推进浙版集团对外合作项目高质量,高水平发展。

      其二,更加积极地推动主题出版和重点出版“走出去”。打造海外版主题图书的输出格局,努力让浙版集团的主题出版进入西方主流图书市场。

      其三,更加深入地推进海外本土化战略。在推动现有几个海外出版机构的建设的同时,还要在东南亚,南美,非洲,东欧,中东等各地建立一到两个主体机构,探索推进海外中盘和印发实体机构建设,提升浙版集团海外文化输出力和影响力。

      其四,更加扎实地推进数字出版走出去。我们应该顺应全球数字化出版的发展趋势,深入实施数字融合战略,加快发展新闻出版业态,使数字出版成为“走出去”的主力,与纸质版权输出的优势相得益彰,加快推进海外中小学移动数字图书馆项目建设,加快推动国际青少年双语学习多媒体课程及在线平台项目、全球出版和数据服务中心建设,与亚马逊公司建立全面战略合作关系,在数字出版“走出去”领域与国际出版集团进行深层次的合作。(本小节内容为公开演讲整理。)

    中版集团

    以内容建设推动中国图书国际传播

      中国出版集团(简称“中版集团”)始终致力于讲好中国故事,做响重点产品,奋力打造新时代国际传播型集团。2013年至今,中版集团组织了数十批、数百人次的境内外培训,这些人也大多成为了集团版权贸易、国际合作、对外文化交流中的骨干。从2015年的“中阿出版论坛”,到2016年邀请中东欧16国成为BIBF主宾国,再到近几年出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推广互译工程, 设立中版集团图书专柜、专架。2014年至今,中版集团累计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输出版权1506种,占全集团版权输出总数的87%。

      为实现以内容建设推动中国图书国际传播,中版集团正以行动阐释着自己的决心。从宏观层面,中版集团配合国家外交外宣大局,以内容建设为工作循环的起点,推动各项“走出去”和国际化工作。具体而言,中版集团对准海外市场结构,根据集团特色,规划了五个内容板块并作出了明确要求:主题出版聚焦国际上最重要的中国话题,文艺聚焦更直接释放的中国魅力,对外汉语聚焦助力汉语世界性地位,社科人文聚焦国际学术领域里更强烈的中国影响,少儿聚焦小读者国际视野中的中国分量。

      “力量分散、资源整合不足”是中版集团国际化工作面临的一道实践难题,因此中版集团集中力量办大事。

      首先,充分利用资源。在出版实践过程中,中版集团发现,有些译者不仅能够完成译稿,还能协助本地出版、提供市场情况,最重要的是推荐更多资源。因此,中班集团连续召开了几次大规??姨富?,在重点出访中也安排了聚拢翻译资源的活动。

      其次,合理分享资源。“走出去”路径多种多样,每条路都对应了一个由市场主体构成的链条,每个环节都是一块业务,各链条、全链条大多可进行资源合作。

      最后,用足资源。2016 年中图公司实现了部分国家在线零售渠道供货,中译公司掌握着可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多语种机器翻译技术并提供大数据等商业服务,技术再次开辟了中国图书走向世界的新空间。这两个新发展前景,直指“渠道”瓶颈问题,同时极大扩大了中国出版业“走出去”的国际化谋划空间。

    中南传媒

    提高国际化运营程度是“走出去”的重要抓手

      中南出版传媒集团(简称“中南传媒”)在版权输出、申报重大国家项目、参与重大国际文化活动方面,始终走在行业前列。2017年,中南传媒以“增数量、提效率”为原则,全年实现图书及电子出版物的版权输出及合作出版275项,其中非华语输出194项,创下历年版权输出工作新高。

      主题出版物海外版权输出数量持续增加,时代的价值坐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简明读本》版权输出印度、《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版权输出越南等。

      输出版图向“一带一路”国家扩大,湖南文艺出版社的《毛泽东诗词精选》、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简称“湘少社”)“汤素兰图画书系列”等35种童书版权输出斯里兰卡;湘少社和湖南美术出版社(简称“湘美社”)的“秦文君系列作品”、《中国艺术入门丛书》版权输出尼泊尔;中南博集天卷《幸福是一种能力》等图书版权输出沙特阿拉伯等。

      除了传统的纸质图书版权输出,中南传媒还借助新技术、新媒体力量,以海外受众喜闻乐见的方式,不断创新对外版权输出的形式。比如湘美社制作的关于湖湘民俗文化的数字纪录片《中国风物》,成功向美国马里兰州中文学校输出了5个品种的电子出版物版权,且已经在美国YOUTUBE上线,为中南传媒“走出去”工作注入了新的活力。

      在新技术新媒体冲击下改革传统出版,带来产业升级发展,谋求未来发展先机,占领国际合作制高点,是一个集团战略谋划和生命力的表现。中南传媒在“走出去”工作中稳中求进,引领创新:第一,文化援外创新。2017年,中南传媒承接了我国首个文化援外项目——援南苏丹教育技术援助项目,该项目已入选“国家文化出口重点项目”,进展顺利。第二,海外投资创新。中南传媒与法兰克福书展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将英国IPR License公司旗下IPR在线版权交易平台引入国内。第三,国际业务创新?;蚶霉收够峒拔幕涣髌趸?,或争取政府项目和政策支持,努力开拓新的国际业务模式。

    中文传媒

    借助交流平台,扩大版贸朋友圈

      2018年上半年,中文天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文传媒”)共完成图书版权输出97项。其中有代表性的是:“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版权合作不断夯实,江西人民出版社《世界历史第4册:古代社会物质文明》输出至印度、黎巴嫩,江西教育出版社(简称“江西教育社”)《跨越时空的井冈山精神》输出至印度,江西科学技术出版社《让孩子不发烧不咳嗽不积食》输出至泰国,江西美术出版社“影响孩子一生的益智成长绘本”系列丛书输出至越南。

      社科类、主题类、人文类、健康类、生活类图书“走出去”全面开花,少儿类图书走出去形势喜人,占据了版权输出完成数量的半壁江山。其中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曹文轩作品《夏天》输出至美国,畅销漫画书《墨多多谜境冒险》系列输出至西班牙。

      语言类、文艺类图书挺进拉美市场。江西教育社入选中拉互译工程的项目《汉语春秋——中国人的思维软件》一书已与阿根廷圣马丁大学出版社达成合作;百花洲文艺出版社《中国当代诗选》输出至智利、古巴。

      2018下半年,中文传媒将积极借助各类国内外出版文化交流平台,对外拓展走出去商机,通过参加“第29届香港书展”“第14届海峡两岸图书交易会”“第25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2018年法兰克福书展”“第2届东南亚中国图书巡回展”等展会,将重点针对港澳台、“一带一路”、东南亚、欧美国家和地区开展走出去业务拓展。

      面对中国出版“走出去”的瓶颈问题,在中文传媒和北京智明星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共同组织下,经过3年策划探索、系统研究,由智明星通投资并提供专业技术团队的北京兴欣时代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开发出了一套符合中国国情的、有利于中国文化作品“走出去”的国际化社交和版权交易平台——“Publishing1st出版圈”。

      “Publishing1st出版圈”是由我国自主创新的全球首款垂直于出版领域的国际化社交和版权交易平台。该平台以促进国际化版权交易顺利达成为宗旨,为优秀的作品提供一个更广阔的全球化交易基地,将互联网与传统出版模式相融合,实现点对面的交流,让来自不同国家的版贸人员、编辑人员、图书营销人员、版权代理机构、图书作者等版权贸易和出版交流合作各方可以通过这个产品直接进行无障碍对接,高效推动版权交易和国际出版交流合作的达成。通过使用“Publishing1st出版圈”,传统出版行业在与海外合作方进行版权交易过程中遇到的普遍问题均可以得到良好的改善。

  • 《礼记》中的礼乐制度与“生活政治” 2019-03-22
  • 全国最美家庭、第十一届全国五好家庭和省五好家庭推荐公示 2019-03-21
  • 狗屁不通!知道你的貴村長姓啥嗎? 2019-03-19
  • “天价打赏”纠纷不断,规范别缺位 2019-03-19
  • 总重430kg!日本最重组合:5名胖女孩出道了! 2019-03-10
  • 四川黄龙自然保护区第7次发现野生大熊猫踪迹 2019-03-10
  • 青海湖万余夏候鸟进入筑巢繁殖期 部分栖息地发生变化 2019-03-07
  • 男子收39亿电费账单被吓坏 网友:电表开挂了 2019-03-05
  • 字源解说:福彩之“彩” 2019-03-05
  • 这个帖子,本人已经驳斥多次了。共产主义不是不能实行按劳分配,而是不需要实行按劳分配。共产主义时代,产品极大丰富,所以实行按劳分配是多余的,好比脱裤子放屁!... 2019-03-01
  • 人的本质是利或为利。 2019-03-01
  • 北大附小四年级举行第一学期阅读工程启动仪式 2019-02-27
  •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br建设独特韵味别样精彩世界名城 2019-02-27
  • 工业生产数据揭示三行业投资价值 30只个股获逾10亿元资金布局 2019-02-26
  • 西安市民大多未留心超市购物小票 小心纸片“出卖”你 2019-02-22